云顶国际-信赖源自于诚信

♠《云顶国际》是目前网上顶级的体育游戏平台,《云顶国际4008am》有着最新的优惠活动,现在精彩的体育赛事正在火热进行中。

Tag Archive : 中国足球05后青训质变

半岛都市报 -A11

整个7、8月份,58岁的徐永梁心情起起伏伏,像是坐上了过山车。跟着自己踢了一年多足球的戴天宇顺利考上北大,算是替俱乐部争了大光;等到8月足球单招成绩发榜的时候,俱乐部里又有20多个孩子拿到了不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喜上眉梢。可生活总是不尽如人意,同样参加高考的宝贝儿子却因为足球专项考试差了不到1分,只能与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回来接着练吧,啥时候能克服心理关,肯定就没问题了。”老徐无奈地说道。

58岁的徐永梁搞了一辈子职业足球。球员时代效力于山东队,和殷铁生、郭侃峰等足球名宿都做过队友。足球职业化以后,他也效力过几支队伍。自从2000年退役做了教练员,大部分时间一直搭档老友刘乐阳,在职业梯队任教。

这几年中国足球大环境不好,老徐看着梯队一批批的孩子升不上一线队,最终还得回归校园,可考学的过程中又遇到了太多麻烦。“有些是文化课太差,但大部分孩子竟然是因为足球考试分数太低,最后没有大学上。”

踢球的孩子因为足球成绩差上不了大学,这让徐永梁有点想不明白。静下心来,老徐一头扎到这个行当,研究了几个月,“目前足球考试的内容的确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很多考试内容让踢专业的孩子都要重新去适应,这也是很多职业梯队退下来的孩子考不出好的专业成绩的原因。”

从2020年底开始,徐永梁和当时还在二中足球队执教的吕赛搭档,给几名职业梯队退下来的小球员单独开起小灶。到了2021年高考,这些孩子几乎都在足球专业考试中拿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成绩。

“有两个学生通过‘高水平’考到了同济大学和山东大学,还有好几个通过单招考上了甘肃政法大学等学校。”这样的成绩让老徐一下有了信心,索性在2021年成立了一家足球俱乐部。“就是专门给孩子培训足球单招考试的技能吧,这块需求量还挺大。”

来徐永梁这里参加培训的孩子,来之前基本已经拿到了足球二级运动员甚至是一级运动员证。像戴天宇,6岁就开始踢球,高中之前一直在海牛梯队踢球。但在高考前,他依然要针对专项内容做训练。

“现在很多家长还是有误区,认为孩子拿到足球一级证、二级证就能够顺利升学。其实并不是,主要还是以单招统考时的四个测试项目成绩为标准,不付出艰苦的努力去全身心训练,很难拿到一个好成绩。”徐永梁说道。

转眼到了2022年,戴天宇给徐永梁和他的俱乐部放了个“卫星”,不仅靠足球考上了北大,还是以足球专业成绩第一名走入这所著名学府。“小戴是很聪明的孩子,从小就在中能(现海牛足球俱乐部)梯队踢球,学习也很好,考试的时候直接主动放弃了单招路线,只走‘高水平’,并且就是抱定了考北大的目标,这样的孩子可遇不可求。”

利用假期的空当,徐永梁把去年和今年参加了单招和高水平运动队招生的队员组成一支足球队,参加青岛足协举办的城市足球乙级联赛,“目的就是想让孩子多打比赛,毕竟他们上了大学还得踢球。”而像戴天宇这样的“成功案例”和很多新队员一起训练踢比赛,无疑会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

这两年,中国足球虽然水平提升不上去,整个行业也陷入低谷,但年轻的家长其实并不排斥孩子去踢球,甚至在小年龄段的孩子中间,一股足球热潮正在兴起。这与国家的一些政策有直接关系,像目前青岛初升高阶段,唯一保留的体育特长生项目就是足球。

徐永梁也在社会上的足球培训机构供职过。在他看来,踢球的孩子在12~14岁是个分水岭,之前的培训以强化个人技术为主,大多可以利用课余时间。但再进一步发展,基本就要弱化课业的占比,以足球训练为主。由于真正能成为职业运动员的人凤毛麟角,这就意味着大多数的孩子最后无法走职业足球这条路,那归宿基本只有一条路——继续上学。

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之后,虽然一定程度上打通了体教融和的道路,但球员的学业保障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依照职能划分,职业俱乐部和专业青训机构主要是培养足球人才,而学业保障其实更多时候是一个道德要求,绝大部分的球队,并不会过于在意青训球员自己的学业问题。所以,很多梯队球员在退回校园后,在文化课方面尤其吃累。

和戴天宇一起收到大学通知书的王晓晨通过足球特长考上了武汉大学,还有去年考入山东大学的王柏栋,他们都曾经是效力海牛梯队的队员。三人当年一起在海牛踢球时的个别队友,目前都已经升至海牛一线队。

三人回到俱乐部和徐永梁聊天的时候,也会说起职业足球梦与回归校园的话题,“孩子们都曾经在踢职业和上学之间犹豫过,都感觉目前这个足球大环境比较差,再就是家里人也不太支持他们继续踢了,后来还是决定回到校园参加高考。”

在圈外人看来,靠踢足球上大学更像是为“天赋异禀”的孩子备好的一条特殊升学路。现实也是,在重回校园过程中,曾经的足球骄子们都曾碰到不少困难。即便是足球成绩与文化课成绩都十分出色的戴天宇,也没少和徐永梁聊天谈心。

“因为受疫情影响,本该今年3月份举办的足球测试被推迟在高考过后进行。所以,这些孩子都是一边坚持训练,一边准备高考文化课考试,每天除了保证至少6小时的训练外,还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即使在高考期间训练也没停下,白天高考完,晚上就去训练了,非常不容易。”徐永梁感慨道。

球员时代的徐永梁也是小有名气,他的哥哥徐永来不仅在青岛足球圈,在整个中国足球圈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兄弟二人一辈子没有离开心爱的足球,一同经历过体工队时代,也享受了职业化的辉煌。

“体工队、足校时代,专业队存在的主要目的是备战省运会和全运会。而一旦比赛打完,大批的球员既没有对口专业的出路,学业上又被耽误。所以慢慢在国内的家长眼中,足球和学习存在明显的矛盾关系。”说起这些,老徐不住地摇头。

徐永梁在圈里人缘很好,退下来干俱乐部以后,不少圈内朋友都愿意过来帮他。前几个赛季还在青岛队踢球的守门员刘鹏,在退役后决定从事足球青训事业,没事就会来老徐这边帮忙带守门员。

“徐大哥人特别实在,我们认识时间也挺长了,不管我当球员的时候还是退下来以后,他都给我挺多帮助,我现在也是到他俱乐部学习,大伙都是足球人,都希望为青岛足球发展尽一份力吧。”刘鹏说道。

虽然已经退役20多年,走上球场的徐永梁依然保持着职业球员的精气神。带队训练亲历亲为,和家长交流过程中也是神情笃定。今年经他培训参加足球全国统考的30多名学员,最终有20多人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从弟子们陆续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始,老徐每天都能在训练场上找到点乐子。每张录取通知书都是一份肯定与回报。当然,也有不少遗憾落榜的学员重新回到球场。而最让徐永梁闹心的,就是儿子小豪因为专项成绩只考了69分,总成绩差0.7分,与心仪的大学擦肩而过。

说起儿子落榜的事,老徐也有点无奈,“主要还是心理方面的问题,这的确是挺难解决的,孩子以前也在职业梯队踢球,足球技能肯定是没问题,文化课考得也挺好,接近400分了,但就是专项考试太紧张,没办法啊……”

高考成绩公布不久,徐永梁就组织没有取得理想成绩的学员开始奔着下一次战役做准备,小豪自然也在这个“失意者联盟”当中。

吊准、绕杆、折返跑……这些循环往复的内容枯燥乏味,但却是足球生们绕不开的必经之路。“去年公布了新的制度,感觉越往后不管单招还是高水平运动队招生,都会越来越难考,还有目前考试的内容也不算特别合理,相信未来可能会有改革变化。所以明年到底会是个怎样的情况,谁也说不准啊。只能告诉孩子们,尽全力去练吧。”